女人幫2013April 01  

女人幫2013April 02  

猶記3/21的台南非常熱鬧,

台南風景好321開幕之外,

瑪拉友人在截稿時分捎來訊息:「原本寫音樂專欄的X君臨時有事、需要代打寫手,有冇介紹?」

於是瑪拉轉頭問Pinky:「這位曾在唱片公司待過的太太願意接阿魯嗎?」

當~然!!

寫作是拼拼的最愛、再加上可以賺外快貼補生活費更是當務之急,

而且,

其實一直還沒有機會和瑪拉說過的是:

拼拼其實是以「文字工作者」起家的(笑),

剛畢業在環球唱片做的其實是西洋側標撰寫的工作(也就是以前大家買CD時會參考那「一條」上面寫的天花亂墜拐你買回家聽的那個「台灣特有音樂名產」側標是也。哈哈),

後來轉戰E家音樂大廠時也是持續走文字工作者路線、

是一直到當時的宣傳前輩要離職、老闆覺得我講話好像很有說服力、

所以問我要不要試試看當宣傳?!

最記得的就是當時還害怕的和邱老闆說:「我不確定自己是否夠討喜到能當宣傳ㄋㄟ~我只會寫東西。。。。」

 

沒想到。。。

真的沒想到~(遙望)

 

Anyway,

兵荒馬亂的321夜晚,

接下了FHM男人幫雜誌家族的「brava女人幫」雜誌四月號音樂專欄撰寫。

 

編輯希望主要介紹一個團(不限東西洋國內外)、但是用很生活的方式介紹那個團,

並且配稿是三張旅行時聽的音樂,

而旅行不限形式。

 

想了一下,

Pinky草草的決定寫最近常經歷的Road Trip,

音樂則是最近聽到比較常在腦中飄出的四個日團。

然後,在截稿八小時前交完以下這篇文章(原文刊出),和大家分享~

請注意,以下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_^:

那些說不出口的,就交給了旅行。

文/SunnyPinky

Special Thanks To:瑪拉、黑哥、澳仔。

 

 Q11  

 

記得是鄭伊健在某個港媒說過:「迷和失是因果關係,就像迷戀和失戀。」,

不見不散、見了就散不了,那麼,不如不要見了,見不到、就可以好好的散了。

三天前被(前)女友伊琪二度劈腿悲愴分手的翔平開著車、一路往南,

散心、一個人。

過了后里後的公路,天空像是有人在幫忙開燈一般愈來愈亮,

陽光再也隱藏不住恣意照射,

背景音樂響起的是京都樂隊「 團團轉樂團(くるり/QURULI)」 的soma。

 

Q11 

 

因為兩人莫名熱愛日本鐵道文化而加入鐵道旅行研習社,

把鐵道設計大師水戶岡銳治奉為比金城武還帥的偶像,

簡直就像電影戀夏五百日的男女主角都愛著The Smiths一樣的浪漫嗎!」

翔平當時是多麼沾沾自喜,

當聽到伊琪耳機傳出“Baby I Love You”團團轉經典時。



 

「團團轉」主唱岸田繁醉心鐵道文化,

經常在歌中不經意流瀉他對鐵道的熱情,

甚至團名意義也和鐵道有關、

據說團員們依照他們的老鄉京都地下鐵介紹板上的迴轉箭頭符號而起的靈感。

 

 

車內響起的「soma」唱的則是追弔311之後人們內心與這個世界的細微轉變。

soma指的日本相馬市,

311從福島縣南相馬市至宮城縣鹽竈市約100公里的沿海地區被海嘯沖撃迄今,

整個島嶼依舊默默隱藏在輻射陰影之下,

人們努力恢復往日的笑靨,

只是、內心傷口正在緩慢復原中。

正如此刻翔平心情,表面上一如往常,

重創之後的裂痕需要一些時間恢復。

然而、這些心情是說不出口的。



因為說不出口,所以一個人走、所以交給旅行收尾。

  

窗邊飛快流逝的風景、光影交錯的瞬息萬變,

所有記憶都這麼的事不關己卻又曾經熟悉。

 

「最痛苦的不是別離,而是忘記。」,

翔平和伊琪都愛旅行,Road Trip是他們的最愛,

開車時伊琪負責說笑話逗翔平開心、翔平快睡著時遞上香港才買的到的荔枝口味喉糖醒腦,

如今,什麼都不一樣了。

夕陽因為灑在伊琪不再的客席而顯得有些刺眼,

想吃糖的時候、也只有自己剝好糖衣。

原來這就是分手,卻又如此的說不出口,

回憶似乎 就要消失了 就要消失了 蔚藍天空//無論到哪裡 碧海的聲音 都高昂的響起 潮騷的海濱…」團團轉樂團唱著。



 

 QURULI12  

QURULI團團轉樂團 / 坩堝的電壓 (CD+DVD)

發行:滾石唱片

 



>>「說不出口,那就聽歌吧!」推薦

 

湘南乃風「純恋歌」

發行:台灣沒有發行公司代理

在愛情的世界中,女人總是說得太多,然後男人總是選擇默默承受。

是不會說、還是不想說,關於失戀分手的痛?

日本音樂大廠Toy’s Factory旗下硬派雷鬼樂團湘南乃風柔情似水的純情戀歌,

唱出「閉上眼睛 億萬顆星中 最耀眼的就是妳/第一次令我如此專情 讓愛之歌 響徹夜空」的純情感覺。



 

 

RADWIMPS「オーダーメイド

發行:金牌大風唱片

忘れたい でも忘れない/想要忘記但怎樣都忘不了這樣的心情大概就是在感情世界之中的最大難關吧!關關難過關關過,人最難的、不在於分手,而在於忘記。中文團名翻譯為英雄懦夫、主唱為才子野田洋次郎的RAD歌曲中對「生命」持徹底的肯定態度,但卻同時反對永生的對照態度在他們很多歌曲中經常出現,這股想忘又忘不了的情緒恐怕是最大的煎熬吧。

 

手嶌葵「時の歌」~ゲド戦記

發行:豐華唱片

福岡出生的女歌手手嶌葵充滿療癒系的嗓音讓人在聽過之後就會深深記住,參加歌唱比賽被宮崎峻兒子宮崎吾朗攬為吉卜力工作室旗下大力提拔,而這首為電影「地海戰記」所演唱的插曲『瑟魯之歌』更是讓她一鳴驚人之作,電影沒紅、整個把手嶌葵成功捧紅!「在無人煙的野徑上,和我並肩行走著,你也一定很寂寞吧?在蟲兒低喃的草原,一起前行的人們,無話可說...把心比喻成什麼好呢?單獨前往的這顆心?把心比喻成什麼好呢?孤獨一人的寂寞… 」,開不了口的孤寂感從聽這首歌開始。

 

 

 





創作者介紹

旅行写真展覽策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