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walk by walk / (絲網印刷)

我們的景像,

就好像這幅畫一樣,

已經給如淫婦般一樣低劣的天氣令到他們脫色。

 

這麼噁心的天氣,

吹一口噁嗅的風,

把大自然變了一片死寂的沙漠。//

 

Matthew Ho 01    

何栢瀚 Matthew Ho
1988.07.27
澳門人 
不能沒有了音樂,咖啡,酒和旅行。//

 

1  

2  

3  

15    

坦白說,Pinky和Matthew一開始都並沒有打算和彼此做朋友,

Matthew覺得Pinky又老又醜,

Pinky則是在2006年聖誕旅行回來之後赫然發現Paddington家裡慘遭小偷、

一無所有之後倉皇搬進學校宿舍、

然而隔壁室友卻住個她拋下台北一切逃來倫敦之後發誓永遠不想再交手的「澳。門。人」:

『X!世界這蘑大、人種這麼多,為何我隔壁就要住個(負心漢)澳門人。』Pinky當時好想換房間。

 

幸好沒換。

 

要不然,

風景好恐怕也無法開始,咱們這班夥伴也不會相遇,相聚

 

 paris2  

5  

 

經常有人問:「風景好是怎麼開始的?」

一切、都是意外。

話說Pinky有個唱片公司時代就認識的好友孟儒住在巴黎,

Pinky想去巴黎旅行,

而意外的Matthew想跟(說穿了應該也就是醬可以省住宿費用吧<-笑,100%不是想和P旅行無誤。),

於是我們造訪了May Ray的家、「400 blows四百擊」電影ending cut的經典場景、

去了Edith Piaff的家門口、在「藍色情挑」的咖啡館喝了杯黑咖啡、

到楚浮的墓前陪他抽了根菸、在「Before Sunrise」的長堤上賞花、

、在孟儒家轉角的麵包店買超~好~吃~的法國麵包啃、

以及有時候窮到要去對街買逼逼冷凍食品配紅酒回家吃。

所有的細節都會忘記,

paris3  

14  

(上圖:May Ray家,而我如果要住巴黎就想住這條巷子。)

 

IMG_1659s  

IMG_1807s  

IMG_2048s  

 

不過那一趟旅行說真的還蠻快樂的。

快樂到足以撐起風景好的第一檔攝影聯展『電影。咖啡。香水~一場攝影展、關於巴黎。』

dm3  

反正當時就是想要把「旅行+攝影=風景好」的核心概念用視覺影像傳達給台灣朋友知道,

而手邊唯一有的就是剛剛旅行回來的這些巴黎照片以及小余、孟儒和光點台北Venus的大力幫忙。

然後就開始了這三年,風景好。

 

9  

cat1  

8  

4  

13  

12  

6   

021201  

 

cat  

10  

(上圖:對啊~為什麼花花要摸馬大師的腿阿?~好浪漫~)

 

7  、

馬大師很有才、又有型、又默默的有在看很多書(不得不說,會『閱讀』的年輕男子很有魅力!沒事多看書是好事)

其實是很可以努力捧紅的璞玉(Pinky以站在經紀人的角色在說好話/不過也是實話哈!/一心想要捧紅團隊裡的一些有料之士!)

比方說他在「剩餘的美好」聯展裡的錄像介紹文字、

讓看似不多話的他更增添一些個人魅力:

my words fly up, my thought remain below

 

「人類終有一天必須極力對抗噪音,如同對抗霍亂興瘟疫一樣 」

 羅伯.柯霍

 

我們生活的地方已經差不多在每角落都聽到像臨死前的人在慘叫的聲音。

雖然我們用隔音如噪音消減法,

但這些都只是在我們循環的生命系統裏打了一針抗生素。//Matthew Ho (1988 - )//

 

馬大師很善良,

他的純真是讓Pinky有時候會覺得對別人簡單一點沒有什麼不好。

馬大師不太講話,

不過要講的話總是很能夠提點Pinky很多、

有時候馬修丟出的問題可以很簡單、卻讓很多人沒有去想過。  

19  

馬大師很懶惰,

經常想的很多很棒的idea,卻在他的懶散逍遙中灰飛煙滅。

不過,關於這點好像是每個藝術家的特性之一(笑)。

他和Liya、Ansel一樣、算在風景好團隊中唯一『正統』科班出生的,

他們都有強大的Fine Art背景,

這樣的特性讓他們在用文本闡述自己創作作品時比起其他團隊中純粹的旅行写真家更有引人思考的部份,

雖然說是說馬大師"很懶惰",

但是只要風景好有大事有雜事有他能做的事情,

他就會默默的現身台灣、對Pinky說:「你要我做什麼?」。

這就是馬大師。

14

18

 

brighton    

曾經一起因為看完deerhunter演唱會而沒了末班巴士、

所以坐在快要凍死人的brighton海邊吃薯條丟石頭的回憶當時覺得有點荒謬(內心os:『X!是還要等多久,不知道天氣很冷嗎?是哪個團開演唱會一定要開在這鄉下地方?然後一定要唱到三經半夜?然後這鄉下地方怎會沒有night bus回倫敦?英國人腦子是有問題還是邏輯不好?』)

現在回想起來還覺得蠻青春的,

或許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在這樣的人事物組合的前提下take two.

更妙的是所有關於brighton midnight的回憶萃取下來了只剩這一張檔案只有100k的照片,

其他的,

就只剩那一晚的冷空氣在毛孔中記憶了。

 

總之,

馬大師很奇妙,

和他在一起,

所有的荒謬片段都會變得很生活,

11    

 

所有的正常情節都會顯得很無聊(笑),

paris   

如果說馬大師的存在對於風景好有什麼最大的火花,

那我一定會說「批判與再思考、再簡單一點思考的力量」。

而如果說一定要對馬大師有什麼期許,

我誠心的希望他可以變成一個很厲害的品酒家、咖啡職人陪我喝遍這個世界所有好喝的威士忌、紅酒和咖啡,

以及錄像界的大明星(好像太貪心了,而且、我的許願池呢?我要丟銅板)。

ending  

Matthew Ho 02  

 

而他的作品「walk by walk」目前在『台南風景好321』展出至4/30為止,

有空來看看唷!

台南風景好321地址:台南市北區公園路321巷37號

開放時間:*2013年國定假日的4/4~4/7 特別開放時間11:00~17:00 //

平時的週一~週四公休,週五 14:00~17:00,週六日12:00~17:00

「美術旅館」住宿與4/20~4/21風景好市集攤位預約請email: whataview2010@gmail.com

 

(photos above by Henry,Matthew,Pinky,Queenie,地瓜少女 and someone unknown.) 



創作者介紹

旅行写真展覽策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