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 Division1.jpg 

許多七零年代的龐克團只想唱出"FUCK YOU"

然而

Joy Division提供了一種深度 一種情感上的深度

並試圖唱出"I AM FUCKED"的心情.

之前看Control時就對神經兮兮的Ian Curtis莫名迷戀.

看了Grant Gee拍攝的Joy Division紀錄片

更加深愛Joy Division.

包括我 都以為Ian上台前肯定大量嗑藥

但跟他很親的團員Bernard說他沒有 說他真的沒有.

然後

再說到他On/Off的人生之後

我真的相信他是讓自己神遊於現實與夢境的那種人.

某種層面上跟我很像.

Joy Division的Digital畫時代地在當時就唱出了近三十年後的時代現象

這樣的風景正是經典樂團之所以得以經典的寫照.

Ian對團員說 後期的歌詞都是不請自來的

包括最後一張專輯closer裡頭的許多歌

其實早就唱出他想要自殺的念頭

只是

團員們從沒管過他唱啥 當然也沒仔細聽過

當時的女友ANNIK很擔心地向經紀人訴說IAN的狀況

經紀人還一派天真的說:歌詞內容只是ART!藝術~藝術~不用太認真去面對.

沒想到 事後 等IAN掛點之後

大家仔細看了歌詞才大驚:天ㄚ!IAN唱的是這些東西!!!

某種層面上

雖然我很惋惜像IAN這樣一個天才ARTIST的早逝真是痛失英才

然而同時間我卻也很羨慕IAN ,JOHN LENNON,JIMI HENDRIX

甚至英國詩人John Keats這些天才ARTISTS

似乎正因為他們的嘎然消逝

才創造出了所謂[永恆]

他們像蝴蝶標本一樣被美麗地盯在昂貴的畫框裡

掛在藝術的歷史軸裡頭

供渺小的世代子民們崇拜景仰

所有曾經他所做過的事情 說過的話 穿過的衣服 用過的眼鏡 愛過的人 甚至吃過的菜

霎那間都不一樣了.

而Joy Division對我來說最迷人的地方

在於他們的音樂塑造出一種氣氛

一種情緒的表達和一種自溺的空間

聽他們的歌 進入另一個空間 找尋幻想中的國度

就像每次開唱前

IAN會花許多時間在感受團員給的前奏

用前奏帶領自己進去到某一個空間

然後

發作~.

"So many punk bands out at that time were making music said " Fuck You";

Joy Division strove to make something that said " I am fucked".~Tony Wison,

Founder of Factory Records.

延伸閱讀:http://bakedbeansandglitter.wordpress.com/

 

創作者介紹

旅行写真展覽策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